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世界经济寻找新的火车头我的钢铁

2018-10-30 11:48:31

世界经济:寻找新的火车头我的钢铁

早在1999年,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就在其着作《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中,警告可能出现的全球性经济萧条,但由于当时美国“新经济”方兴未艾,而亚洲经济则在金融危机之后,出现了强劲的“V”形复苏,所以克氏的预言没有像当年他批评东亚奇迹那样引起广泛关注。但从2000年下半年开始,整个世界经济的走势明显不稳。IMF将2001年世界经济的走势描述为“增长性衰退”--种世界经济增长维持在2.5%左右的经济迟缓状态,而OECD则在其秋季报告中,将2001-2002年度视为20年来严峻的时期。 从2000年下半年以来,人们对世界经济的调整大约持有三种看法,即V型、U型和L型。大多数经济学家当时支持V型的看法,认为世界经济仅仅是暂时放缓,而不是衰退,这种调整将很快结束。时间过去了6个季度,这种说法已经没有意义。少数经济学家认为世界经济是U型调整,即经济调整1-2年就可以强劲回升。鉴于目前几乎全部的国际经济组织均不认为2002年世界经济增长会快于2001年,因此U型说法也遭受越来越多的质疑。极少数经济学家认为世界经济将陷入中期性调整,即L型调整,现在这种说法正受到注视。 美国脚步徘徊 可怕的并不是美国正式宣布进入衰退,而是衰退何时结束和复苏何时来临。美国经济可能的走势是,2002年中走出反弹,到2002年底或者2003年初开始步入缓慢的复苏通道。 80年代美国经济增长年均为2.9%,90年代为2.6%,从1991年以来,美国已连续九年保持了2%以上的经济增长率,而2001年美国经济增长可能仅为1%。美国在努力挤出新经济的过度投资泡沫时,遭遇了一系列不幸,10次降息并未能扭转美国经济的颓势,反而使美联储徘徊在美元接近“流动性陷井”的边缘。鉴于其GDP增长在二三季度均已在零附近,美国经济在今年第四季度陷入衰退已无可避免。而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已经正式宣布美国从2001年3月就进入经济衰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悲观预期2002年美国经济增长仅为0.7%左右,美国财长奥尼尔就此和IMF激烈争论,并打赌说美国2002年的经济成长肯定比IMF估计的的要乐观得多。但随后世界银行的世界经济展望和OECD组织发布的秋季经济展望报告中却再度对2002年的美国经济表示悲观,预期2001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将为1.1%,2002年将进而下降到0.7%,几乎和IMF的报告如出一辙。世界银行更估计美国经济即使出现某种恢复性反弹,早也要在2002年下半年。种种迹象表明,过去8年作为世界经济增长发动机的美国经济可能处于熄火或半熄火状态,并步入“L”型中期调整。 美国经济何时复苏?从美国20世纪的经济衰退期来看,百年来其长的经济衰退发生在1929-1933年之间席卷资本主义世界的“大萧条”期间,这个衰退期长达43个月。从二战以后的10个衰退期来看,长的衰退期发生在1973年11月和1981年7月,经济衰退期均为16个月,近50年来美国经济衰退期平均约为11个月。 按照这样的经验统计,美国经济可能在2002年走出衰退,但这样的估计似乎有些乐观。美国商务部的统计表明,受经济持续疲软、失业大幅增加和“911”恐怖袭击事件等因素的影响,第三季度美国消费仅增加了1.1%,为1993年季度以来的;企业固定资本投资下降了9.3%,为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美国第三季度的出口下降了17.7%,大大高于第二季度11.9%的降幅。美国的进出口均已连续4个季度下滑;美联储已连续10次降息,总降幅达到4.5个百分点,降息空间基本耗尽,目前的联邦基金利率为2%,是过去40多年来的水平。 如此看来,美国经济并非受单纯的商业周期影响,也存在需进行痛苦调整的结构性问题,并且目前这种调整还远远不充分,那么其复苏就会相对迟缓。估计到2002年中迎来一波反弹,而真正步入稳健的复苏轨迹,恐怕是岁末或2003年初的事情了。 欧洲步出困局 “从不受影响”到“不可否认的事实”。预计欧洲经济是三大经济体中有望率先复苏,但难堪拉动全球经济走出困境的大任。 在2001年初,欧盟曾宣布:欧洲经济不受美国经济急剧失速的影响。欧盟委员会今年4月发表的经济预测报告认为,2001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8%,2002年将达到2.9%。然而,欧元区12国财政和经济部长到年中就承认,由于美日经济不断减速,欧洲经济增势减弱已成为“不可否认的事实”,而且其强度“出乎意料之外”。 2000年欧盟经济增长达3.4%,是近十年来的速度,但2001年其经济表现明显减速。2001年年中的时候,德国政府把经济增长的预测下调至2%,而到年底德国竟已经接近经济衰退,即连续两个季度经济负增长。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洛朗法比尤斯则预计,法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不足2.5%或者更低,远低于早先预计的3.3%。到了欧盟执委会的秋季报告中,已经悲观地预测欧元区各国2001年经济成长率为1.6%,2002年仅为1.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2001年和2002年欧元区经济成长的估计则分别为1.7%和1.6%。总体上2001年欧洲经济成长乏善可陈。 欧洲经济有可能在2002年度率先复苏,但不足以拉动世界经济走出“增长性衰退”。作出这样的判断,在于从目前看,欧洲存在一系列明显的向好因素,一是国际资本流动格局有所变动,作为资本净流出主角的欧盟明显地出现资本回流;二是2002年欧元现钞推出,导致国际货币格局有所变动,欧盟内部规模达千亿级的黑钱也会加速抢购实物资产;三是国际油价的下滑使欧盟更关注刺激经济成长的手段,而较少受通货膨胀的困扰;四是欧盟经济没有美国那样严重的新经济泡沫问题和“911”的直接阴影,也没有日本10多年来经济呆滞的严重消耗。因此欧洲经济是三大经济体中有望复苏的。但即使2002年欧洲经济走势比较平稳,欧元相对坚挺,恐怕欧洲经济也难堪拉动全球经济走出困境的大任,二战后欧洲经济从来没有承担过这样的义务。 日本深陷泥潭 日本经济是财政货币政策“双失灵”,已连续两年呈现萎缩状态,目前处在“严重的危机中”。看来,日本经济不是简单的经济衰退,而是经济成长模式出了根本性的问题。当日本的经济巨头把中国的大葱和大蒜视为生死攸关的挑战时,我们真的为日本经济担忧了!上述话语是一位美国经济学家的戏言。 日本2001年GDP增长为-3.2%,同时日本央行承认银行系统的不良资产比原先估计的要高50%;第三季度日本经济报告再度宣告了日本GDP下跌0.7%,因此日本已经进入了近十年来第三次经济衰退。另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01年11月评价说,日本今年经济萎缩的程度将比原先估计的0.5%还要严重,可能会达到0.9%。笔者认为目前的日本经济衰退是过去20年来严重的一次。日本2001年10月份的失业率上升到创记录的5.4%,11月份更糟糕。工业生产总值则跌到13年来的点。一般来说,政府市场经济无非有三种态度,一是“驾驭市场”,即政府以为可以通过所谓“强政府”的“产业政策”来超越特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二是“增强市场”,即政府以为市场是某种外在变量,可以通过关系型融资等奇思妙想来使得“市场机制”更锐利;三是“紧随市场”,即政府承认自己经济干预能力的有限性,只是遵从市场信号尽量弥补市场失灵的缺陷。迄今为止,试图驾驭和增强市场的国家毫无例外地已在承受市场的严厉惩罚,其中尤以日本为甚,财政已经扩张到;而货币则更曾达“零利率”的尴尬,但日本经济目前已经是财政货币政策“双失灵”,日本经济看来不是简单的经济衰退,而是经济成长模式出了根本性的问题。 2002年日本经济仍将处于严重危机中,并可能拖累整个亚洲经济。在2001年10月29日,日本央行预测,日本经济将出现战后的首次连续两年的负增长,其中2001年为-1.2%,2002年为-1.1%,OECD的相应估计则是-0.7%和-1.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霍斯特?克勒在2001年11月15日说,日本经济发展连续两年呈现萎缩状态,目前处在“严重的危机中”。鉴于日本经济在亚洲举足轻重的地位,这将使得亚洲经济更难以独善其身,2001年的新加坡和台湾已经进入经济衰退,韩国和香港经济成长已经和2000年不可同日而语。国际基金组织对东亚经济预期2001年全年仅增长0.3%,2002年增长为1.7%。由于亚洲经济一体化明显滞后于欧盟和美洲,并且区域大国对机制化的亚洲经济合作态度暧昧,亚洲经济明显缺乏清晰可信的,似乎仍是半个世纪前邱吉尔说的那样:亚洲?那只是个地理概念!尽管中国人民币仍然保持强势稳健,中国也推出了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区,但中国在亚洲仍然是温和的平衡力量而不是主导力量。如果日元继续异乎寻常地贬值,如果亚洲经济的整合仍然缺乏战略举措,则日本经济的困境可以拖累亚洲经济的复苏之路。 环视全球,可以率领世界经济走出2.5%左右的“爬行式”增长的经济增长“发动机”已从我们的视野中消逝。发达国家将在2001年下半年体会20年来首次出现经济增长呆滞的悲凉,2002年可能是全球经济一段比较灰暗的日子。

手机游戏下载
激光打标机
手机电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