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女足各队大多数是业余身份英格兰无职业女足

2018-11-06 09:13:42

女足各队大多数是业余身份 英格兰无职业女足比赛

p>  挪威与泰国队的首场比赛结束后,刚走下赛场,34岁的老将索尔维·古尔布兰德森便拿起了挪威TV2的直播话筒。这下,她由一名气喘吁吁的球员迅速切换成镇定自若的电视,完美实现无缝衔接。

古尔布兰德森干并不是临时跑龙套,这相当于她的另一正式职业,有关挪威队的很多报道都来自她笔下,不得不说,雇用古尔布兰德森的这家电视台实在是太会用人了。

女足各队绝大多数

都是业余身份

在本届女足世界杯,像古尔布兰德森这样并不安心于只踢足球的球员大有人在。即便是目标争冠的德国女足队中,也多数都有第二职业,有的是学生,有的是教师,还有职员和销售代表。而与中国队交手的东道主加拿大队里,甚至有一对主业是甜品店主的国脚。

艾希礼和苏瑞是温哥华中心花园一家甜品店的合伙人。说是甜品店,确切地说是一辆流动销售的甜品车。这对同龄的姐妹花结识于加拿大女足青年队,同住一间宿舍,又活泼外向。两人在筹划未来的事业时,不约而同想到了卖甜品。于是,在音乐和甜香中开着流动货车在城市中心转悠,成了她们兴致勃勃的事,据说生意还相当红火。只是因为加拿大女足世界杯是姐妹花人生中的场世界杯,为了争夺一块奖牌,两人忍痛歇业,这个月专心踢比赛。

加拿大女足队中多数人都是大学生,对她们而言,踢球是第二主业。在加拿大,拥有一个好学历将能确保球员在退役之后至少拥有求职的敲门砖,另外,如果上学的同时能再兼职另一份工,才能让她们继续从事自己喜爱的足球运动。

对欧美国家大多数从事女足运动的姑娘来说,很难想象踢足球的初衷不是因为真正发自内心的喜爱,而是为了寻找一种人生出路。因为全世界几乎没有那个地方靠踢女足可以赚大钱,即便在女足运动红火的西欧和北美也完全做不到。

英超在全球商业化成功,但英格兰却没有职业女足比赛,所以女足英超只能依附于男足。女足队员参加比赛甚至没有奖金,球员打客场比赛,费用都要靠拉赞助。

女足球员窘迫的时候,已经到了靠拍裸照和印裸体挂历来谋求商业赞助的地步,西班牙、德国和澳大利亚都爆出过类似,可见足球虽然贵为世界运动,两种性别的生存空间却完全不等分——男足总在大秤分金,女足的穷日子总是没个头。

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即便是靠拍裸照维持生计,那也是一种出自对足球的真正热爱。如果不是为了兴趣,那完全没必要来踢女足。

中国女足

是的“非业余”球队

在朝鲜队因禁赛而缺席加拿大世界杯之后,中国女足大概是以“非业余球员”身份参赛的队伍了。尽管国际足联没有对这些球员身份的明确归类,可毫无疑问,这些平时在各家女足俱乐部“全日制工作并领薪水”的中国姑娘,肯定不算业余球员。

但薪水又很可怜,中超男球员年薪动辄上百万,女足月薪却仅几千元,上海球员李佳悦因此还靠开淘宝店来创收。

而这些姑娘通常很早就接受了专业体校的集中训练,在应该接受文化教育的年纪,她们在强化专业技能,可是有朝一日才发现,除了踢球,什么都不会。

中国女足的尴尬在于,既没有享受到某些项目的举国体制待遇,也无法受惠于职业足球的红利,两头不靠,踯躅不前。

据中国足协和亚足联的数据,中国12岁以上的注册女足队员只有6000-7000人。而美国的注册女足人口有1700万,这已经足以解释为什么从届女足世界杯至今,美国女足长盛不衰,而中国女足却越来越举步维艰。

中国女足历史上牌的球星孙雯从另一个角度表达过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在过去的独生子女政策及竞争激烈的教育体系下,父母都不愿意让孩子多接触体育运动。如果有四五个孩子,那或许就能说“好吧,我将支持其中一个孩子成为一个伟大的球员”,但要是只有一个孩子,这就是个大问题。

另一种观念认为,中国人的传统从来就不认为踢球是适合女孩的选择,除了足球太过追求身体对抗以外,长年在户外风吹日晒都让这项运动披上了一层“野性”的色彩。很多家长即便自己是足球爱好者,也未必愿意把女儿送去练足球。在一个讲究“一白遮百丑”的国度里,要接受女孩黑黝黝的健康美是需要勇气的。

在本届女足世界杯,球员身份业余化几乎是个国际潮流。即便女足永远不可能像男足一样高度商业化,至少她们还在用理想主义的热情坚守,因为无论男女,踢球的乐趣是相通的。唯独中国女足孤独地走在一条与全世界相反的道路上,很可能是又一个悲剧,不管颜值是不是史上。

女足世界杯

历史射手叫玛塔

在加拿大女足世界杯E组较量中,有“女足内马尔”美誉的玛塔与福尔米加、克里斯蒂安组成“三叉戟”频频制造杀机,帮助“桑巴军团”以2:0完胜韩国队。其中,福尔米加在第33分钟首开纪录,37岁的福尔米加就此成为女足世界杯史上年龄的进球者。29岁的玛塔随后点球破门,再创一项纪录,她的世界杯总进球数达到15球,一举超越了此前与她并驾齐驱的德国队员普林茨。

日本队36岁的泽穗希在1:0击败瑞士的比赛中首发登场,这位2011年世界杯球员也创造了6次征战世界杯的女足球员纪录。

立式加工中心
不锈钢过滤器厂家
银浆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