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绿野】卖粮(微小说)

2019/09/14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又到秋末了,粮食又不好卖,新粮水分大,价钱低,往粮库送总要压几分价。我和父亲的日子过得很拮据,因为我刚黄了一个对象,家里欠下不少外债。

又到秋末了,粮食又不好卖,新粮水分大,价钱低,往粮库送总要压几分价。
我和父亲的日子过得很拮据,因为我刚黄了一个对象,家里欠下不少外债。
憨厚的父亲整日愁眉苦脸,因为又有债主上门了。粮食得卖呀?听说小东镇里养鸡户给的价钱挺高的,我和父亲就晾了几千斤粮食,用毛驴车拉到市场上卖。
市场上卖粮的真多,排了好长的队。陈年的粮食好卖,因为水分小,尽管价钱贵点,养鸡户也愿意买,因为好储存。我们爷俩都是老实人,也不会讨价还价,眼巴巴地看着一辆辆驴车、马车从我们眼前赶走。都快中午了,粮食也没卖出去。一位右眼有点毛病的阿姨过来问价,“这苞米咋卖的?”
“三毛五!”父亲回答道。
“这可不值啊,这是新苞米,还这么湿,三毛卖不?”
父亲有卖的意思,我赶紧搭茬,“阿姨,您给的价实在太低了,三毛四,您看行吗?”
“不行,就三毛!”
“阿姨,不瞒您说,我刚黄对象,拉(欠)了不少饥荒(债务),您就行行好吧!”
阿姨犹豫了一下,转脸问我爸,“我出三毛三,不能再高了?”父亲点头同意了。
生意成交了,我们把毛驴车赶往她家。一路上阿姨经常对我诡异的笑着,她和父亲唠着嗑。原来她娘家也是我们分场的,心里自然近便了很多。
到了她家开始卸粮,父亲只管看驴,因为他是残疾人。我当时二十刚出头,体格壮实,一百二十斤的袋子,我一只胳膊挟一袋,横着就走进了院子。阿姨的女儿也走出了屋,娘俩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直砸吧嘴。两袋玉米在我看来就像棉花包一样,不费吹灰之力。粮食卸完了,阿姨让女儿取出一块毛巾让我擦擦汗。此时,我才有空打量她的女儿。她长得还算标致,个子也和我差不多,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我发现她在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急忙躲开她的目光。
阿姨把女儿叫进屋,小声嘀咕了一阵儿,走了出来。“我把钱给你们算了吧!”我心里早就算好了,阿姨把钱给了我。我一查,发现数不对,少了一百。阿姨赶忙解释,“孩子,阿姨也不瞒你,上午我们刚进了鸡料,就这么多了,剩下那一百你明天来取吧!”我们爷俩只好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我吃过早饭,就骑着自行车来到阿姨家。阿姨没在家,只有她的女儿在家看电视。“你来啦,坐那我给你倒杯水。”不知怎么的,一看见女孩,我的心就乱蹦!“我,我不喝水,我是取包米钱的!”“忙啥,先喝口水呗?”我勉强坐下来,押了一口水,“你妈去哪了?”“我妈串门去了,估计得下午能回来。”“哦,那,那你把包米钱给我,我……”她看到我着急的样子,赶忙把钱给了我。我一看是二百元,“老妹,这钱给多了!”“不多,我妈说你们爷俩过日子不容易,多给了一百。”“不,这多余的一百我不要,人穷志不能短。”我把钱给她往回塞,推让中我摸到了她的手,赶紧缩回手,把这一百元留下了。我没有听从她的挽留,急急忙忙离开了她的家。
回家的路上,我觉得很好笑。嘿嘿,这家人真傻,买包米还多给钱。
多年过去了,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她傻还是我傻!

共 11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微型小说的情节虽然不复杂,内容也比较简单,但是细细品味一番,颇有余味。小说从我和父亲卖苞米说起,引入了故事另外的主人公;从少给一百元的情节看,既是下文情节展开的铺垫,也可以说是人物之间感情进一步发展的铺垫。结尾却是我在匆忙间拿走一百元溜之大吉。后来的回味才愈加觉得悠远。小说情节完整,人物形象鲜明,小说的结尾颇有余味,耐人寻思。感谢赐稿绿野社团,问好作者靳军兄弟社长,祝您佳作不断!【编辑:平淡如水】
1 楼 文友: 2016-09-04 14:08:54 拜读靳军兄弟社长精彩的微型小说,小说的结尾余味深长。编辑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不与他人攀比,只求自己进步!
2 楼 文友: 2016-09-04 17:2 :28 谢谢老师辛苦编辑,问好。 乡土情怀,农民本色。血栓的前期症状有哪些
晚上多尿饮食注意什么
如何给小孩健脾
便利妥纸尿裤使用注意事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