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英国脱欧夺回控制权或只是独立自主地选择遵从欧盟规定

2020/11/20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英国脱欧夺回控制权?或只是“独立自主”地选择遵从欧盟规定在经历了数年的延宕,几次大选,三任首相之后,英国在1月31日终于正式脱离了欧盟。

英国脱欧夺回控制权?或只是“独立自主”地选择遵从欧盟规定 在经历了数年的延宕,几次大选,三任首相之后,英国在1月31日终于正式脱离了欧盟。随着倒数的结束,几家欢喜几家愁。不过,不论立场如何,英国国内大部分的声音都认为,既然已经脱欧了,那么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现在大家该把注意力放到英国的未来上去了。英国首相鲍里斯从上任以来,就多次强调脱欧是为了让英国“重夺控制权”(take back control)。现在正式脱欧了,也就到了兑现诺言的时候。不过,随之而来的则是人们对所谓“重夺控制权”这一说法的质疑。1月30日,英国知名记者汤姆·麦克塔格(Tom McTague)在美国的《大西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英国为何选择脱欧”的文章。在其中,他提出了一个问题:英国在这几十年里到底失去了多少控制权?此篇文章一出,引起了英国国内的激烈讨论。此后在2月4日,他又发表了题为《英国夺回控制权牵扯到的问题》的文章。在其中,麦克塔格提出了另一个问题:英国到底能夺回多少控制权?在全球化的今天,单一主权国家的“控制权”这个概念到底又意味着什么呢?这都是英国政府在接下去与欧盟以及各主要贸易伙伴国进行贸易协定谈判,“夺回控制权”时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英国到底在欧盟中失去了多少的“控制权”,在脱欧后又是否能真的能“重夺控制权”,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存在于欧盟例外中的英国一直以来,英国和欧洲之间仿佛都隔着一层窗户纸。地理上,英伦三岛和欧洲大陆之间有海峡的阻隔。心理上,老一辈的英国人,成长在大英帝国最后的荣光中,心中也总不免觉得英国应该拥有某种特殊的地位,不同于普通的欧洲国家。根据一项1961年进行的英国民调显示,在被问到谁对于英国来说最重要时,48%的受访者选择了“英联邦”,大幅领先于选择“美国”的19%以及选择“欧洲”的18%。当年也是英国第一次申请加入欧洲共同体(欧盟前身)。带着这样的心态申请加入欧洲,英国自然对欧洲一体化上的每一步都多有顾虑。尤其是当欧洲一体化在1990年代《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之后陡然加速。原本主要出于经济原因加入欧洲共同市场的英国发现欧洲领导人们现在已经不满足于一个松散的经济联盟了,欧洲有了自己的高等法院、议会、政府以及货币。再加上1985年签署的《申根协议》,申根区建立,区内边境管制完全取消。马力全开的欧洲一体化进程让让英国极为抵触。这也是为什么,从《申根协议》开始,欧洲一体化每踏出一步,英国都要求自己要成为这一步中的例外。申根区,不加入;统一货币,不考虑;欧洲央行,管不着我。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英国在欧洲内部的位置开始变化。按照麦克塔格在文章中的说法,英国逐渐在欧盟内部被边缘化了。英国政府发现自己对布鲁塞尔的政策没有多少实际上的影响力。因为英国在许多重要的欧洲一体化措施中都选择了当“例外”,那么欧洲人开会的时候冷落英国,也就顺理成章了。不过,反过来说,这也意味着与法国或德国这些大陆上的成员相比,英国其实保留了包括货币政策以及边境政策上的诸多自主权。与法国和德国的同行们相比,英国政客在控诉布鲁塞尔掣肘、插手本国的内政时,其实底气是没有那么足的。英国作为一个存在于欧盟特批的各种例外之中的国家,其实在加入欧盟的这几十年中,虽说的确受到布鲁塞尔的各种规定的规制,但是其本国在独立性上肯定是欧盟中最大的,本来就没有丢失那么多的“控制权”。重夺控制权,道阻且长正因为英国实际上保留了许多的国家自主权,欧盟此前对英国的规制主要在贸易以及经济方面。因此我们会看到,不论是脱欧前的论战,还是脱欧后的谈判,核心都是英国如何重构自己与欧盟以及其他主要贸易伙伴的联系,也就是自贸协定的谈判。不过,作为一个中型经济体的英国(英国的GDP约为日本的一半、欧盟的七分之一、美国的十分之一),在在面对诸如中、美以及欧盟这样的巨型经济体时,是否真的能获得好处,值得人们的观察。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英国和欧盟之间的贸易谈判。英国最为在意的两个主要领域是金融业以及渔业。金融业对于当今英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据英国议会的数据,金融业的产出在2018年占到了英国全年GDP 的近7%,提供了110万个工作岗位,为英国政府创造了290亿英镑的税收。作为与纽约及香港并列的全球金融中心,伦敦一地的金融产出就占到了英国的一半。而如果说纽约依托美国,香港依托中国内地,那么伦敦背后的就是欧盟市场。2018年,英国金融产业43%的服务及产品出口目的地是欧盟。对于投资者来说,伦敦的语言、制度以及地缘优势都让其成为了他们进入欧洲市场的最佳桥头堡。不过,随着英国脱欧,伦敦也将退出欧盟共同市场。这样一来,伦敦的地位将会受到极大的震撼。欧盟深知这个道理。在贸易谈判时必将以此逼迫英国作出让步。并且在未来中长期来看,欧盟也可以用监管手段来促进自身金融业的发展,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并不是说伦敦在未来会显著衰落。凭借着自身和纽约相似的语言、文化以及法律制度,只要美国主导世界金融秩序一天,伦敦就不会彻底衰落。但是,未来英国会面临来自欧盟更大的金融阻力是肯定的。在欧盟和英国之间的另一片“肥水”就是两地广阔的水域以及其中的渔业资源。作为岛国的英国,其实和许多欧盟国家都有渔业资源上的纠纷。往远了说,英国和冰岛在上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之间打了三场“鳕鱼战争”。往近了说,就在2018年,英法两国的渔民还为了争夺扇贝而大打出手。此前英国还在欧盟内部时,欧盟还会充当和事老。现在英国脱欧了,它在渔业纠纷上的对手也从单一的国家变成了整个欧盟。同时,欧盟还是英国海产品的第一大市场。这意味着英国在和欧盟进行渔业谈判时也会遇到许多的困难。想要在脱欧后真的“重夺控制权”,对于今日体量缩水的英国来说,不是易事。全球化时代,英国能控制什么?在整个脱欧的过程中,支持脱欧的一派一直宣扬英国在脱欧后可以自己制定规则,重夺控制权。从表面上来看,这句话是没错。英国只要脱离了欧盟就可以重新独立制定自己的贸易政策,独立设立关税标准,看似是“独立”了。但是,贸易是双方的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英国“独立”设立的标准,对方要是不买账,还是白搭。而英国早已不是那个日不落帝国了。当年的英国可以不顾对方的感受,依靠坚船利炮打开市场,强制推行自己的政策。现在的英国如果不和贸易伙伴进行协商,是什么都做不成的。从现阶段来看,贸易抱团还是世界的主流。在我们身边就有横跨东亚、南亚和澳、新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以及正在推进中的中日韩自贸区。就算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或是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这样高举民粹主义大旗上台的领导人,对于贸易抱团的态度也不是全盘否定。特朗普主张重新就北美自贸区谈判,而不是退出北美自贸区。博索纳罗更是十分重视南美5国组成的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就在2019年,南方共同市场还和欧盟就签署自贸协定达成了一致。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选择退出欧盟这个全球最大的自由市场,以中等国家的体量“独立”地去和各大经济体签署贸易协定,不是说不可能,但是其中到底英国能发挥多少的主观能动性,到底能在多大的程度上主导谈判,还是未知数。毕竟,经济全球化发展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一个国家进行过这样的尝试。到底脱欧后的英国是会如鱼得水,还是成为砧板上的鱼肉,没人可以预测。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作为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英国在几个世纪里都是国际规则的制定者。不论是拿破仑战争、一战、还是二战,英国都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国际舞台上的。所以,也许对一部分英国人来说,“独立自主”、“重夺控制权”就意味着英国将得以再一次制定规则。但是,对现在的英国来说,“独立自主”之后,也不可能和欧盟疏远,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地改变世界的游戏规则。现在的英国,在脱欧之后的确是“独立自主”了许多,但是,这其中的变化可能不过是英国从作为成员遵从大部分的欧盟贸易规定,变成英国“独立自主”地选择遵从大部分的欧盟贸易规定罢了。在全球化的今天,大家都被捆绑在一张网上,每一个单一的国家又有多少自主权呢?(作者系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新闻推荐汉堡王关闭中国半数门店,母公司仍对开店计划抱有信心记者|刘雨静编辑|昝慧昉疫情之下,尽管已经关闭中国半数汉堡王门店,但其母公司RBI并未打算放缓在中国扩张的脚步。餐饮连锁...辽阳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辽阳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辽阳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辽阳市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