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报战胜贫困也是精神财富

2019/10/13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中国教育报:战胜贫困也是精神财富2006年09月26日 09:54 来源:中国教育报资助贫困大学生不同于一般的扶贫。大学生已是具有一

  中国教育报:战胜贫困也是精神财富

  2006年09月26日 09:54 来源:中国教育报

  资助贫困大学生不同于一般的扶贫。大学生已是具有一定知识基础的年轻人,开始形成自己的见解和思考。家庭贫困的同学都会遇到那些问题,他们是怎么想的?相信这是多数大学生都关心的问题。日前,本刊采编人员去中国农业大学与贫困大学生进行了座谈。让我们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战胜贫困也是精神财富

  焦点一:家庭贫寒是否会对你的一生产生重大影响?怎样看待贫困?

  卢双(经济管理学院大一新生):我觉得家贫不会对自己的心理产生太多的影响。我家在天津市区,家里经济条件差。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同学对我的看法,没有影响同学间的交往。老师、同学看一个学生,主要是看你的成绩。你的品行。家境是一个方面,但不会影响总的评价。

  朱坤(食品与工程营养学院大二学生):家贫不会有很大影响。当然会有一些家贫的学生存在心理障碍,学习很好,但和同学之间的交流较少。我认为这些同学个人应该更积极一些,融入同学大家庭。大学是一个自我展示的舞台,包括你对贫困的应对,你的生活态度。贫困不是灾难,贫困生更应该奋进,要坚定信念,自强不息。

  余金平(工学院大三学生):贫困可以产生良性的循环,也可以导致恶性循环。拿我自己来讲,我接受别人的资助来上学,心存感激,再加上学校的正确引导,我就一直参加公益活动,当志愿者。我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感到很快乐,就更有欲望去帮助别人,也会感染我周围的同学一起参加进来,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而它的反面就是:学生接受的教育和熏陶较少,贫困生与资助者很少沟通。贫困生认为我贫困,理应接受资助;而对资助方来讲,我捐了钱却没有任何回音,会质疑这些钱到底花在那了,几次下来,就不会再愿意捐钱了。那么贫困生接受的资助也会越来越少。

  张万里(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大四学生):班级里的同学对我挺照顾,有什么课余活动会邀请我参加,我也会主动参与。贫困是财富,使我们始终保持一种面对艰难乐观的精神状态,面对艰难困苦无所畏惧。

  王冬冬(人文与发展学院大三学生):贫困生应该避开贫困这一话题的困扰,消除贫困带来的自卑心理。

  赵盼(理学院大一新生):我在中学读书时是在当地一所重点中学,同学中有很多是交赞助费来上学的,家里很有钱。不要说笔记本电脑了,还有自己开车来的,同学之间差异很大。可惜这些同学的成绩多数不行。现在我来读大学,情况完全不一样了,看不出谁的家境如何,同学间不以贫富划分。

  焦点二:贫困学生会不会有自卑感?贫困是否会影响同学之间的交流?

  朱坤:我和别的同学之间的交流是坦诚而用心的,应该不存在什么障碍。农村长大的孩子更朴实,注意关心别人,比城里的孩子细心;学习上比较专注,生活自理能力也比较强,在大学里成长得更快。

  姚林(经济管理学院大二学生):我认为会有一些障碍,比如,别人会认为农村的孩子电脑知识不行,那你要用他的电脑时他就会不放心;城市的孩子会觉得农村孩子缺少领导能力,获取信息的能力较差。再有,家境富裕的孩子出去吃饭、旅游,你如果不愿去花这个钱,慢慢的别人也就不会再叫你了。所以贫困生与富孩子之间交流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很难成为很好的朋友。

  朱坤:我觉得不是这样。电脑里有很多个人资料,一般都不愿意借给别人。这和贫困与否关系不大。打球也是这样。找人去玩球多半考虑谁喜欢不喜欢玩,球打得如何,一般也不会考虑谁是不是有钱。作为贫困生自己顾虑得太多,吃完饭就一头扎在图书馆,不愿和同学交往,会形成自闭的。

  张万里:贫困生刚上大学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自卑,一是不知道大学是怎么回事,二是自己家里确实困难。但入学后学校帮助自己解决了主要困难,同学之间熟悉了也有了密切交往,慢慢就想明白了。一个人的自信应该取决于他对社会的贡献,而不应该讲家庭条件、讲吃穿。这一适应过程大约要一年左右。

  刘敏(农学与生物技术学院研一学生):贫困大学生在心理上一定要做到不贫困,其实在同学之中的交往,主要是凭人品凭才能来树立人格。

  焦点三:媒体报道的贫困大学毕业生不诚信还款的情况普遍吗?你们怎么看?

  姚林:媒体所报道的大学毕业生不诚信还款确实存在,毕业生拖欠贷款也不全是诚信问题,另有一些客观原因,比如刚毕业工作收入低,银行或学校催款机制不健全,催款信屡屡寄错地址等。当然我认为大学毕业生必须把偿还贷款当做一件重要事完成。有些媒体关注的负面东西,也有一些夸大,不诚信或不感恩的大学生是极少数。我接触的很多贫困生都是对别人的帮助心存感激的。

  朱坤:媒体应对贫困生作的贡献多做宣传,正面加以报道。

  张万里:不还款的人可能是少数,我自己认为不管谁都应该讲诚信,这是起码的人格底线,更不要说是一个接受社会、他人资助的大学生了。

  焦点四:重要的是精神关怀

  朱坤:中国农业大学很注重对贫困学生的精神关怀,比如举办心理咨询、培训讲座,有专门的老师对贫困生加以引导;学生会成立自己的社团组织,比如爱心社,比如“新长城中国农业大学自强社”,主旨就是锻造自强精神、传递社会关爱。

  余金平:中国农大的校园文化有这方面的传统。在农大校园里对贫困生精神层面的帮助很多,也更加人性化,使贫困生更加自信。

  张万里:我们校长在开学典礼的时候就说:贫困并不代表什么,要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如果你的面前有两个选择,要选择学习,第二还是要选择学习。校长在新生开学典礼上还提议,家境富裕的同学也要注意节俭,不要用父母的钱铺张,不要举办奢华的生日聚会和圣诞聚会,要考虑别人的感受。校长经常请一些名人来学校作讲座,这些成功者中有部分人也曾经历家庭贫困,但他们通过努力很快超越了,这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王冬冬:其实更大的资助来自于精神上的,我的资助人是在北京定居的台胞。她会邀请我们去她家里做客,一起去爬香山,边走边谈。有一次她意识到有的同学传统文化知识比较薄弱,就开始定期给我们买书,是一些文化社科方面的专着。这是很细致的关怀。

  焦点五:贫困生是懂得感恩社会、回报社会的 姚林:我一直参加学校“爱心社”的活动,捐书、捐衣物、捐款,参加义务劳动,给资助人写信,汇报我的学习、生活的情况。但有的资助者可能因为忙,没有任何回信,交流就没有坚持下去。

  买买提·吐尔逊·肉孜(农学与生物技术学院大四学生):我接受的资助项目是“西部开发助学工程”,每学年5000元。这些钱对于我来说,是很大一个数目,相当于我一家全年的收入。这样我出来上学家里也比较放心。第二也减轻了自己的压力。本来嘛,自己也是年过十八的男子汉了,自己不挣钱,上学还靠家里心里过不去。第三是我对这件事,对自己接受的资助确实有感恩之心,决心以学习成果回报政府,回报社会,全心投入到学习中去。我在新疆参加高考是民族语言考生,听、说有障碍,但来到农大我始终把学习放在位,很快就跟上来了。另外,资助与学业挂钩,也使我不敢放松。我毕业之后一定会回家乡的,这个在报考时就已经考虑了。我的家乡在南疆喀什地区,那里现在还存在贫困。当地主要是种植业,问题是缺水。我学的是园艺专业,我也特别喜欢。我想带着农大学到的本领回家乡一定会大有作为。国家为西部学生提供上大学的机会,就是希望我们学有所成回到西部,为改变西部的落后面貌作贡献。我不会辜负国家对我的期望。我注意到喀什缺水的原因之一是土地盐碱,没有植被,蒸发量太大,正在探求解决之道。

  符人源(动物科技学院大三学生):我接受了一项资助,会把另一项资助机会留给别人。我也参加了校园内的志愿者活动。我认为回报社会要从现在做起,从点滴做起,让爱心随时随地存在,能够奉献多少就奉献多少。

  况铁军(土木工程学院大四学生):我们要笑对人生,保持一种乐观向上的积极心态。也正是这种精神一直激励着我,在学习上不断进取,取得优异成绩。我有可能会被保送读研究生。在这之前我会去西部支教一年。(姜言东 陈宝泉 黄文 付八军 侯晓明)

故事会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现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