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黑暗血时代第七百二十章灭俱灭

2020/01/20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黑暗血时代 第七百二十章 灭,俱灭!第三更!******如果说黑翼少女的死音给战旗下的晶衣战士们带来的是无力的恐慌感,而此时此

黑暗血时代 第七百二十章 灭,俱灭!

第三更!

******

如果说黑翼少女的死音给战旗下的晶衣战士们带来的是无力的恐慌感,而此时此刻,他们连恐慌都没有,因为他们的心中、意识中已经被寒芒毕露的利剑所塞满。

剑无处不在,无处不存,凭空出现,凭空存在。

身外是剑,身内亦是剑,到处都是剑,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人心有剑,虫心亦有剑,开罗战场所涉之处,万物皆有剑!

灰影人惊讶地抬起头,望着天空中挥剑荡下的长剑,他的眼中也有剑,任凭他怎么“擦拭”那柄剑始终存在不虚。

那是零维直插意识的威力,任凭你是谁,造剑之境中,心中不得不有剑。

紫气黑化珉体们仰望楚云升,露出〖兴〗奋的神情,那是它们的典主,还没有死,它们不在乎心中的那柄突如其来的剑,因为那是典主的剑。

珉体如是,黑迹战虫也是如此。

但其他人却不同了,第三方、第二方火虫拼命地压制意识中有剑的想法,但越压制,那柄剑越是清晰无比,剑鸣清越如斯。

人类军队士兵、觉醒人、以及孢子森林生物,还有恐怖之子身上的那几个人,全都处于骇然之中――剑,他们的身体竟然凭空多出了一柄剑,而且这柄剑随时都要出鞘一般寒芒毕露。

冰火两族也逃不掉,个个有剑,剑如悬在心头,随时都将落下。

“漓姐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到一柄不存在的剑插在我身〖体〗内?”仰雪惊慌失措地喊道,那柄剑让她感觉到自己的生死只在楚云升的一念之间!

“这世间,竟然有比枢机源门更为恐怖的境界!而且他还没有达到枢机源门,凭空造剑!别反抗,越反抗。这柄剑越清晰,越锋锐,死得就越快!”

漓无疑是个冰雪聪慧的人,很快就发现凭空出现的这柄剑根本无法消去。越是抵抗这种念头,剑便愈加地犀利,直到清晰成型,生生地从意识到**杀死自己。

对,就是自己杀自己,在楚云升的造剑之境中,被逼自己杀死自己。越反抗死得就越快!

只是这么一小会的功夫,战场上,成千上万对楚云升敌意与惧意最浓的第二方战虫以及晶衣战士,〖体〗内剑锋成形而被活活齐齐刺死,一柄柄寒芒毕露的利剑,从它们的脑门中刺穿出来,带着血液与脑浆,倒在地上口气绝身亡,神魂俱灭!

这是从身体与脑海中直接产生的利剑,任何外在的头盔、甲壳在这一刻形同虚设。根本防不胜防,毫无作用。

第一批死亡者,拉开了开罗之战的死亡**序幕,大批大批的人与战虫相继倒在血泊之中,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不是没有人想去攻击天空上的楚云升来彻底解决问题,但只要这个念头一起,那柄凭空出现的剑便马上锋利无比,立即成型,直接刺穿脑袋意识所在之处。无一能幸免!

就连灰影人站在半空中,此时此刻,都不敢乱动一下!

楚云升剑锋之下,死亡如潮水般席卷大地,先是第二第三战虫与战旗下的晶衣战士,接着是人类军队士兵。跟着是孢子森林生物……成批成批地死亡,成批成批地剑出脑壳。

如此杀人,如此杀人速度,如此无法理解,如此强大……

幸存中的冰火两族,从上到下,终于,无一不颤颤惊惊,肝胆俱裂。

此刻的楚云升,在所有人眼里,就是神,剑中之神!

举手之间,万般生灵皆无可奈何赴死,已经不是人力、武力可以抵挡得了的境界。

除了神灵,再没有人可以办到。

“难道他已经登上了神位?”

不止一个人如此想到,也只能如此想象。

楚云升平静地目视着灰影人,灰影人却无法平静地目视他,两人的眼神在空中相遇,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似乎又发生了什么――

灰影人眼中的那柄剑更为清晰许多,迫使他不得不向后连退数步,但不论他怎么退,那柄剑依旧如神祗一般坚挺存在。

他惨笑一声,口中已然出血,说明剑已经在他心中逐渐成形,但他仍敢看向楚云升,目光锐利道:“想不到你真的松动了封压!”

“你们死得越多,我便越强。”楚云升从空中迈出一步,战旗飘扬的第一阵晶衣战士纷纷暴毙,剑出脑壳,一片死绝。

“可惜尚未成气候,我看你怎么杀我!”灰影人生生吐出一口灰蒙蒙的血液,向前猛地连跨数步,身体上多出几道色彩,然后令人惊悚地伸手在自己身体中形成四维对战空间,硬生生地将那柄血淋淋的凭空出现的剑拔了出来。

“看你能拔出多少柄!”楚云升再往前迈出第二步,第二方剩余的战虫齐刷刷地倒地而亡,血流成野,下至赤甲虫,上至殇体,无一能逃脱。

“有多少,我就能拔多少!”灰影人再迈一步,走向楚云升,双手鲜血淋漓地再次拔出永不断绝般的那柄剑。

“枢机源门也有尽头。”楚云升冷哼一声,迈出第三步,剑锋所过之处,孢子森林生物齐齐毙命,恐怖之子与其上面的人也无法逃脱。

他一步杀万人,径直惊呆所有人,尚且存活的,能想到这有跑,但刚想跑,那柄剑就把他们拉回来,除非他们想死,否则根本跑不了。

“尽头之前,也可杀你!”灰影人加速向楚云升迈步,〖体〗内的剑便如泉水般涌出,而他不得不依靠四维对战空间双手如梭般拔出一柄柄利剑,只要稍有耽误,那些剑就能刺穿他的意识所在。

“是吗?我看你们这群神棍到底能如何!?”楚云升迈出第四步,战旗飞扬下的晶衣大阵第二阵一柄柄寒芒逼人的利剑穿脑而出,耸天而立,在楚云升恨意下,竟一柄柄刺穿而出,飞向天空组成剑光大阵,横扫所有晶衣战士,将他们切为碎片。

“神有何不好?教化万民,诱人向善,和睦相处,你可曾听说有真神教人作恶?这些且都不说,单是神灵干预统一之处,便可恢复秩序,平息纷乱战争,若没有神灵,这天下、星系,不知道多少生灵涂炭!这些道理,岂是你所能理解?”灰影人冷冷一笑,身上的色彩急速消退,灰色蒙蒙,永不停止的剑涌让他消耗飞速。

“一派胡言!你们肆意妄杀,草菅人命,以为我没有看到过吗!”楚云升冷冷说道,迈出第五步,群体镇杀立方体大阵。

灰影人突然冷然大笑,一边飞速拔剑,迈步逼近楚云升,一边恨恨道:“你以为你们人类都是好东西吗!?这个星球上所有的生命都带着罪恶,包括这个星球!你以为他们弱小可怜,就值得同情吗?如果你们真的孱弱无辜,为何会被无情永镇封压?一个强大到连神灵都无法解开的力量,将一群弱小可怜毫无威胁力的人类永镇封压?吃饱了,还是撑着了?这些,六序没有告诉你吧!

你可知道曾有一个地球上的生命只是冲破了一丝封压,就带来过一场浩大的腥风血雨吗?你不知道,六序知道却不会告诉你,这些都是扫到垃圾旮旯的东西,亿万年前的事情,如今,没人在意,我也不在意,我只是知道,他们,人类,根本不值得同情!”

楚云升迈出第六步,剑压战场,却在人类军队的头顶犹豫了片刻,冷冷道:“没有犯罪的人,如何预先定罪!我们不曾侵犯你们分毫,你们却来到我们的星球,屠杀我们人类,还有脸说这些道理?”

灰影人吐出一大口鲜血,越是接近楚云升,凭空出现的剑就越多,他在压迫下,不得不疯狂地拔剑,以至浑身鲜血淋漓,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此时怒极而道:“不曾侵犯分毫!?六序真是该杀!”

楚云升站住脚步,冷冷道:“任凭你怎么说,今天你们都得全部死!”

他面对灰影人,剑开虚张,目视大地,看着那些尚未被杀掉的残余,造剑之境急速攀升,无数柄剑充斥于天与地,此时此刻,连他身边的白尺血衣人的身上都出现剑。

那是他造剑完成后,出现的意外情况,造剑之后,剑境笼罩的地方便是他的世界,连同它们都出现了,操控在自己手里,否则也逃脱不了那场四维力量的爆炸。

但楚云升总觉得它们有不对劲的地方,所以连同它们也将杀了!

此时此刻,他凌空站在堆积如山的尸山血海上,站在黑云翻滚的云端,犹如一祗神灵,降下无尽神罚――剑鸣清越,威严一声:“灭!”

所有剑都像是听到号令一般,齐齐清鸣!

“不要!”

黑翼少女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拼命地冲上来,疯狂地向天空上的楚云升嘶喊道:“千万不要啊!”

“锁杀!”

灰影人用尽所有力气,分神点指楚云升所在的位置,于此同时,一柄剑萧然刺出他的脑袋……

在造剑之境之外,一列列白衣血尺人出现,它们毫无表情地目视境中的楚云升,其中一个,冷冷道:“开放边界,俱灭!”

(未完待续

唐山市人民医院
云霄县医院
大同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榆林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台州权威男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