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惨福建南纺今年难翻身

2019/06/09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惨福建南纺今年难翻身本报实习 徐叶巧 本报 张学光 北京报道6月24日早上8时,福建南纺()职工汪女士就和值班的同事早早地步行到南

惨福建南纺今年难翻身

本报实习 徐叶巧 本报 张学光 北京报道

6月24日早上8时,福建南纺()职工汪女士就和值班的同事早早地步行到南纺的分厂——延嘉合成皮分厂值班,这是福建南纺受灾严重的一个分厂。整个厂房满地狼藉,门卫楼已经倒塌,情况比其他分厂严重许多。“每个厂受灾情况不一样,各个分厂更多在自主安排,我们厂现在情况非常不好,这两天还一直下雨。现在厂里的水虽然退了,但雨还在下,淤泥也在。”

福建南纺6月24日发布公告称,经公司初步估算,此次灾害给公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预计4.3亿元。这意味着,福建南纺的财产损失已经近八成,而公司能否挺过这一劫难,重新恢复生产,成为市场关心的问题。

6月25日,福建南纺的股价报收于5.61元,较前日下跌2.09%。

财产损失近八成

提到6月18日,南纺职工还心有余悸。“那天,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东西被泥沙淹掉。当天上班的职工都被困在厂区,大家只能跑到二楼,厂里把人员集中到二楼,熬了一通宵,第二天才从工厂后山的小路走出去。”汪女士告诉。

根据福建南纺4月份公布的一季报数据显示,公司截至3月31日,固定资产和存货分别为3.98亿元和1.53亿元,两项金额总计为5.5亿元。

而此次洪灾当中,公司的主要财产损失集中在厂房、设备以及存货。根据公司6月24日发布的受灾公告披露,在公司的4.3亿元直接经济损失当中,其中厂房、设备、试验仪器和通用工程等固定资产损失2.8亿元,产成品、半成品、制品和原辅材料等流动资产损失1.5亿元。

按照这一数字估算,目前公司的固定资产损失率在70%左右,而存货则损失殆尽。而福建南纺在较早前发布的一份受灾公告中也已确认,公司的厂房、设备、仓库、办公楼全部被淹,大部分存货冲入河流。

前往现场采访的新华社在中告诉,现在通往厂区的村道,大概有十几米路面都被山洪掏空,目前只有1/3左右的通行能力。而厂区内已是一片狼藉,“基本上所有的原材料都毁了。”

工人陈胜一边推着两轮手推车协助清理淤泥,一边望着报废的产品,有些心疼。循着陈胜的目光,放眼望去,产区内淤泥遍布,足足有30厘米厚,车间四处散落着沾着淤泥的纱布。

短期难以恢复生产

6月25日,南平连日的暴雨开始转变成绵绵细雨,而当务之急,摆在福建南纺面前艰难的问题则是恢复生产。

一到南纺受灾现场,很多重型机械正紧张清理淤泥。“现在恢复生产的主要有部队、公司自己雇来的外来人员,还有本公司职工。现在全公司从上到下都着力于尽快处理沉积淤泥。”南纺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

按照公司此前在公告中所说,由于目前生产区内淤泥沉积,同时尚未完全恢复供水供电,因此“估计洪水过后至少需要十多天才能少部分恢复生产”。

现在这个计划完全要看老天的脸色了。加上南平依山而建,一面是山,一面是海,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土质受到长时间浸泡已松垮。很难保证下一次山洪还会不会再来。恢复工作显得更加艰难。

福建南平气象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在中告诉,这次闽北洪水水位超出警戒水位将近6米,已经超过了1998年的水位。“我都几十年没见过这么大的山洪了。”他们预计6月23日至26日南平市将再次出现暴雨、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的天气过程。

除了天气因素,目前厂区内的淤泥清理、设备损坏、交通运输以及员工到岗等因素,都将影响到企业恢复生产的计划。

而根据南纺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目前厂区旁河道尚未完全疏通,厂区内淤泥量大,各种救灾大、中、小型机械设备不足,连接各生产厂之间的主干道尚未抢修好,生产区也未恢复供水、供电。

“具体什么时间能够恢复生产,要看每个厂区的恢复情况,这次受损的设备很多都是专用设备,因此维修需要花时间。”

上述南纺负责人告诉,目前他们的主要工作仍旧是防范未来几天大雨可能导致的新一轮灾害发生。在此期间,他们将全力组织力量清理厂区的淤泥。

至于客户订单,“我们已经和客户沟通过,这种天灾人祸,他们都能理解。乐观估计,我们厂即使不再下暴雨,恢复快至少也要个把月,更何况,这暴雨还要再下。”延嘉合成皮分厂负责人告诉。

现金告急

也许此时,也是福建南纺需要钱的时候。

一方面,清理厂区、维修设备、疏通道路、购买原料都需要大笔的现金;而另一方面,企业目前所能获得的现金,除账面现金之外,剩下的渠道就是银行贷款、保险理赔以及催收应收账款。

“这两天,保险公司也已经进入厂区鉴定受损情况。”福建南纺办公室一位姓郑的工作人员告诉。福建南纺的财产均由中国人保南平市分公司营业部和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南平中心支公司承保,险种均为财产保险综合险,保险金额共计86699.69万元。据了解,福建南纺目前已经收到了太平洋保险200万元的首笔财产损失预赔款,至于其他理赔工作仍在进行中,因此,具体的赔付额尚无法确定。

那么,在没有拿到保险公司的理赔之前,公司自身现在还能拿出多少钱呢?

根据福建南纺的一季度财报,截至3月31日,公司账面现金仅有约3800万元,这一数字,对比公司一季度近2.6亿元的营业收入,所占比重不到15%。而公司剩余大部分的流动资产都集中在应收账款和存货上,截至一季度分别为2.36亿元和1.52亿元。

与流动资产对应的,是企业同样背负着巨额的流动负债。截至一季度,公司还有2亿多元的短期借款以及8200万元的应付账款,加之应付职工工资等费用,企业在一季度的流动负债合计约3.67亿元。

那么,公司现在将通过那些途径补充公司的现金流?就这一问题,截至发稿尚无法联系到正在抢险前线的公司董秘李峰。

盈利困局

即使能够顺利恢复生产,福建南纺今年的盈利预期仍旧不乐观。

根据福建南纺2009年报显示,公司当期的营业收入为9.8亿元,可净利润也只有1900余万元,利润率为1.9%。而到了今年一季度,利润率下降更为明显,财报显示,当期的营业收入为2.58亿元,而终的净利润只有326万元,利润率只有1.3%。

“这期间,如果向银行大笔举债,必然导致利息支出以及财务费用激增,同时,因厂房和设备受损而导致的财产减值和非流动性资产处置有可能发生的亏损,都有可能增加公司的营业成本。”中投证券分析师孔军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认为,这对于公司下半年的盈利是非常不利的。

更为关键的是,受到洪水的影响,目前公司的订单已经无法继续执行。“至于订单,只能和客户好好解释,天灾人祸,他们目前都还是理解的。”汪女士告诉,公司已经在发生灾害的时间联系了客户,希望得到客户的理解。

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已经临近6月底半年报的截止日期,此时发生的灾害导致公司的财产金额发生重大变化。“估计公司对今年的半年报数据也将做出巨大调整,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对下半年的盈利预期。”孔军表示。

链接

上市公司灾情连线

本报 杨卓卿 北京报道

●江西铜业:地处本次暴雨的重灾区——贵溪,江西铜业有限公司书记黄东风向《华夏时报》表示:“江西铜业冶炼厂所处地势较高,未受暴雨直接影响,除贵溪以外,江铜的矿厂在其他地区有分布,均运转正常。”

●赣粤高速:赣粤高速董秘熊长水向《华夏时报》表示:“省内有某些高速路段被冲毁,但我公司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公司没有受到暴雨的直接影响,但是暴雨致使短期内短途运输量下降。”

●江西长运:江西长运董事会办公室孙姓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表示:“公司方面受到一些影响,日,抚州地区有两个县城的一些路段停运两天,但这仅是很小的业务量。”

●洪城水业:洪城水业以自来水的生产和供给为主业,其董秘康乐平向《华夏时报》表示:“公司地处南昌,在此次暴雨中灾情并不严重。只是连日的暴雨引起水源浑浊度提高,但这些在加工过程中,通过技术参数调整即可解决,水灾对公司并无影响。”

●洪都航空:洪都航空公司总经理陈文浩向《华夏时报》表示:“公司所处地势很高,并未受水灾影响。公司方面还有铁路专线,运力一直正常。”

●章源钨业:章源钨业证券事务代表张翠向《华夏时报》表示:“地处赣南,在本次暴雨中没有受到直接影响。”

门店拓客
专家团队
怎么开通微商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