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海油探路南海原油进口依存度有望降至35

2019/11/09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中海油探路南海 原油进口依存度有望降至35%生意社05月14日讯原油进口“依赖症”转角 在南海这块我国深的“蓝色国土”上,首次

中海油探路南海 原油进口依存度有望降至35%

生意社05月14日讯

原油进口“依赖症”转角 在南海这块我国深的“蓝色国土”上,首次深海钻探终于启动了。 5月9日,从中海油获悉,我国首座自主设计、建造的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在南海海域正式开钻。这是我国石油公司摆脱过去与外国石油巨头合资,首次独立进行深水油气勘探开发。 “如果南海深海石油得到充分开发,加上中国页岩油气的开采,未来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有望降到35%。”中国能源韩晓平认为,中国南海至少有300多亿吨石油的储量,政府应该给予足够的优惠政策和兵力保护,并在充分鼓励中海油上岸的同时,鼓励中石油(9.66,0.00,0.00%)和中石化下海,开发南海原油。 60亿试水南海深水开发 从东海往南直行,穿过台湾海峡,便是被誉为世界“第二波斯湾”的南海。该区域蕴藏着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在内的丰富的矿物资源,其因为油气利益争端也一直处在舆论焦点。 5月9日,我国首座自主设计、建造的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正式在南海海域开钻,这标志着国内石油公司首度独立在“第二波斯湾”南海深海开始油气勘探开发。 中海油董事长王宜林指出,大型深水装备是“流动的国土”,是大力推进海洋石油工业跨越发展的“战略利器”,“海洋石油981”在我国南海海域正式开钻,开启了中海油正式挺进深水的新征程,拓展了我国石油工业发展的新空间,有利于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推进海洋强国战略和维护我国领海主权。 “海洋石油981”由中海油总公司投资60亿元人民币建成。作为中国首次自主设计、建造的超大型第六代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主要用于南海深水油田的勘探钻井、生产钻井、完井和修井作业。该平台的成功建造和使用,填补了中国在深水钻井特大型装备项目上的空白。据了解,目前国际上此类钻井平台的日租金约为50万美元。全球在建和已在工作的深海钻井平台约20个,仅有美国、挪威、中国等少数国家具备设计、建设于一体的能力。 “‘海洋石油981’在正式开钻前已经过两个月安全高效的试运行,如今在南海正式开钻,使中国成为个在南海自营勘探开发深水油气资源的国家,表明中国的深水作业能力于亚洲其他国家。拥有独立深水油气勘探开发能力,对有效开发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具有积极意义,也为与周边国家合作勘探开发深水油气提供了坚实的技术基础。”中海油相关负责人称。 应鼓励“两桶油”下海 “中国应该让更多的‘海洋石油981’进军南海深水。”韩晓平认为。 我国此前一直在“主权属我”的前提下对南海“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以解决同周边邻国间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 不过,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文莱等国联合西方石油公司,已在这一海域勘探、开发年之久,形成了相当规模。 “实际上菲律宾和越南等国早就在开采南海石油,南海石油就像中国院子里的‘菜’,中国一直没有采,一些国家多年来不断地偷中国院子里的‘菜’,中国不能用农夫的思维来考虑蛇的想法,尽快将南海深水石油开采起来,是对自己国家‘蓝色国土’的维护方式之一。”韩晓平指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资源条例》,我国主要由中海油负责在中国海域对外合作开采海洋石油、天然气资源。 据中海油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国陆地和海洋浅水区都经历了年的勘探,勘探程度较高,发现新的大型油气接替领域相当困难。而南海油气资源储量丰富,占我国油气总资源量的1/3,其中70%蕴藏于153.7万平方公里的深水区域,可以成为我国油气的重要接替领域。 “但由于自然环境恶劣,开发技术难度大、成本高以及其他一些原因,南海的深水油气资源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开发。”上述负责人称。 不过中海油对深水开发酝酿已久,2010年中海油宣布,公司所属海域油气年产量突破5000万吨,相当于建成一个“海上大庆油田”。而借助于深海油气勘探设备,中海油计划将在未来20年内投资2000亿元,到2020年末,在深海建成5000万吨的油气当量,再建一个“南海大庆”。 由于历史原因,截至目前,我国另外两大石油巨头中石油和中石化较少涉及海洋石油开采,不过韩晓平认为,“两桶油”资金雄厚,中国政府应该给予足够的优惠政策和兵力保护,并在充分鼓励中海油上岸的同时,鼓励中石油和中石化下海,一起开发南海原油。 有望降原油进口依存度 中国对南海深水原油的开采,对于中国降低原油对外依存度和缓解国内油气资源紧张也意义重大。 近年来,我国能源供应与消费关系矛盾日趋突出。2011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56.3%,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为21.5%,随着中国工业化进程的不断推进,预计未来油气对外依存度还将进一步提升。 另外,国际油价的居高不下,使得国内油气资源供应的局面日益严峻。作为重要的能源矿产和战略性资源,油气资源直接关系到国家的能源供给和经济安全。因此,国内迫切需要发现具有战略接替性的油气开发新领域。 我国海洋石油工业的“深水战略”此次迈出了实质性进展后,随着技术的不断成熟和深海油气资源开采经验的积累,南海有望成为油气资源重要接替区。 与此同时,中国在页岩气领域的探索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中国政府今年3月份发布《页岩气“十二五”发展规划》,预测到2020年页岩气产量达到600亿-1000亿立方米。 不过,在5月10日举行的第八届中国能源投资论坛上,专家们均认为,这意味着这十年每年需要至少投入4000亿-6000亿元进行开发,单靠目前国内几大国有能源企业根本无法实现数千亿的资金投入,未来页岩气开发需要政府进行顶层的制度设计,鼓励社会资本更多进入页岩气领域。 韩晓平认为,中国在南海深水领域以及页岩气领域,均应该优先与美国等跨国石油公司进行合作开发。 “美国重返亚洲是为了赴宴,分一杯羹,而不是为了掀桌子,中国在南海深水开采领域与美国公司在资金、技术等方面合作开采,是个双赢。”韩晓平指出,南海深水石油和页岩气的开采,有助于优化现有能源结构,有利于中国将原油进口依存度降至35%的合理贸易水平。

民生舆情
手游资讯
刑事辩护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