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插队那一天关于降央卓玛那一天的介绍蔬菜

2020/10/22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插队那一天》,关于降央卓玛那一天的介绍1975年4月3日,刚入春。清晨的气温还十分的清冷。一阵阵冷风吹过,扬起了阵阵的尘土在空气中弥漫

《插队那一天》,关于降央卓玛那一天的介绍

1975年4月3日,刚入春。清晨的气温还十分的清冷。一阵阵冷风吹过,扬起了阵阵的尘土在空气中弥漫。

那天是我离家下乡插队的日子。平日里上学,必须得由母亲喊才能起床的我,早早就起来了。

忽然间闻到家中飘荡着饭菜的香味。平时啃个干馒头就算吃早餐的我,好奇得四处张望。只见饭桌上早已摆好了饭菜:一碗小米粥、两个馒头在冒着热气、一小盘葱油炝过的大头咸菜和一个油煎荷包蛋,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这时就听到耳边响起了母亲的声音:

快吃吧,一会凉了。

嗯!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迅速抓起馒头,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兴奋中的我竟然一时间忘了那天是什么日子。

忽然间发现母亲坐在对面静静的看着我,我连忙抬头:

妈,你怎么不吃啊?

母亲回答道:噢,我吃过了。

那声音中微微带着颤抖。这时我才发现母亲的眼圈是红的,而且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兴奋中的我猛然间回到了现实。这原来是母亲为我准备的送行早餐啊!看着母亲忧伤的面容,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酸楚。

要集合了。连忙穿好了衣服。下身:蓝华达尼裤子,蓝网球鞋、上身:灰涤卡军便装,草绿军帽。这套我平常最喜欢的着装,被母亲洗的净净。穿好后,我不无炫耀的又一次扭头看看母亲,却发现一直注视着我的母亲,早已珠泪成行。心头再次泛起了酸楚。刚过十六周岁的我,头一次主动张开双臂,将瘦弱的母亲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我是兰州市头一批“厂社挂钩” 下乡插队的知青。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我是随着母亲单位分配下乡的。

上午10点在母亲单位有个欢送会,行李早已拉过去了。由于母亲单位离家不太远。出门后便与母亲一道向她们单位走去。

路上,母亲忽然要牵我的手,印象中已经很久再没让母亲牵过手的我,这一次,却是十分的主动迅速,并紧紧地拉住了母亲的手。就感觉到,平日里母亲那双柔软又温暖的手,那天竟然是那样的僵硬,那样的冰冷,并将我的手抓的很紧很紧。

想想父亲常年在外,两个又在山东老家爷爷奶奶那里。今天和她相依为命的我又要走了,家中就留下她一人 … 想着想着,不由得悲从心来。努力的仰起头,克制着难过的泪水。

欢送会后在母亲单位食堂吃了午饭。在锣鼓声中我与同知青点的其他伙伴及送行家属一同上车。于下午3点多钟,到达了我插队的公社—甘肃省定西县巉口公社。距兰州约110公里。

公社里组织了短暂的欢迎仪式后,母亲她们就乘车返兰了。看着越走越远的车辆中亲人们模糊的身影,又是一阵难过。个别女生已失声哭了起来。但这一切却立刻被欢迎的锣鼓声冲淡。集结于公社的来自各地的50余位知青。分别被前来迎接的各队社员带领着,徒步向我们各自的小队走去。

我们队是三十里铺小队。距公社10华里路。走到队里已是下午5点多了。由于我们青年点的住房还没有盖。我就与其他四位伙伴被分配到了社员严晟家。我们的行李都早已被安顿在他家了。

房东严晟,约30来岁,无儿女,是个驼背。人却十分的厚道。那张比岁数略显苍老的脸上,总是挂着和蔼的笑容。

他家坐落在村子最西头的土坡上。是一座典型的西北式农村四合院。整个院落坐北朝南。院门开在西南角上。院内上房是北房,住着他们两口子。东房是灶房。西房是杂物间兼客房。我们5个人被安排在南房。

严晟两口子热情的洋芋汤面,为我们洗去了旅程中的嘈杂。吃完饭,累了一天的我们早早的就准备收拾睡了。

那是一张很大的土炕。近三米的长度刚好够我们5人一字排开。炕对面摆放着我们的行李木箱。炕旁边对着屋门处,还放有一张条桌及长凳。伙伴们躺下经一阵嬉闹之后都渐渐入睡了。

这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睡炕。听着伙伴们你打鼾我呢喃,都在尽情的释放着疲倦。的确是十分羡慕他们。而我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离开了嘈杂的城市,这农村的夜晚真是寂静啊!除了偶尔从远处传来的一两声狗叫,就剩下院内很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猪哼了。仔细听,甚至还能听到炕洞内玉米杆,燃烧时发出的轻微的噼啪声。还有就是那股炕烟味,竟然那么的难闻。

这热炕,又是祖先们创造的多么实用而的发明。与被子一上一下将人体夹在其中,又何惧为火箭队稳住局面。帕克和邓肯联手打出一个的冲击波寒冷。想着想着不觉中夜已很深。忽然间夜空中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吼声,是风。在这春寒料峭的夜晚又刮起了风。刹那间一股寒气由门窗缝隙处袭来,身下的热炕也渐渐的凉了下来。加上离家的失落,顿时感到十分寒冷。

这时,又忽然听到上房屋门的响动声。透过窗户上那一小块唯独没有被报纸糊住的玻璃,努力向外望去,是房东严晟。只见他驼着背来到了我们窗前,努力抬起身向屋内看了看。向院内走去。一阵响动后,抱着玉米杆又走回到我们屋前,之后便奔向炕洞。随着炕洞里传来轻微的噼啪声,我们身下的炕又慢慢热了起来。

我的心刹那间被这位朴实的农村人烧的滚烫。就连那呛人的炕烟味,一瞬间似乎也变得不再那么难闻。黑暗中看着房东严晟为我们填完炕回屋的背影,想起了在家中时的夜晚,母亲为我掖完被子回屋的背影。眼眶不由得就又潮起来。

春寒中少小远行

慈母泪滴滴刺心

懵懂儿无知无惧

他乡情感人至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延伸 · 推荐

《插队那一天》,关于难忘的那一天的介绍

1975年4月3日,刚入春。清晨的气温还十分的清冷。一阵阵冷风吹过,扬起了阵阵的尘土在空气中弥漫。那天是我离家下乡插队的日子。平日里上学,必须得由母亲喊才能起床的我,早早就起来了。忽然间闻到家中飘荡着...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记得小时候,常有挑着担子走村串户的货郎,手里摇着拨浪鼓,口里喊着:换针-换线-咯!换头绳咯!”每当听着这样的叫喊声,就看到各家各户有人出门,有的人拿一角,两角,还有分分钱,有的拿...

一曲妙法佛音《那一天》送给您

降央卓玛:1984年,出生于雪域高原康巴古城德格县个普通藏族农户的女儿,从小热爱艺术,对声乐更加酷爱,象父母那样,她性格活泼开朗,从小耳濡目染康巴儿女能歌善舞的精髓,个偶然的机会,她考入了甘孜藏族自治...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五大产品展馆尽显行业成果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小儿风热感冒食欲不振怎么办
中秋国庆假期即将到来,“美食之旅”别忘带上太极藿香正气口服液
宝宝风热感冒症状
心力衰竭应急处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