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浦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华邦嵩被协助调查的低调富豪

2019/07/20 来源:青浦信息港

导读

华邦嵩:“被协助调查”的低调富豪承接了大量中石油炼油及化工工程的民营企业家—惠生工程()实际控制人华邦嵩近日难觅踪迹,惠生工程也因此停牌

华邦嵩:“被协助调查”的低调富豪

承接了大量中石油炼油及化工工程的民营企业家—惠生工程()实际控制人华邦嵩近日难觅踪迹,惠生工程也因此停牌了多日。  日前,惠生工程公告称,华邦嵩正在协助有关机构进行调查。近几日,国资委原主任、中石油前董事长蒋洁敏,中石油集团前副总经理王永春、李华林,中石油长庆油田分公司前总经理冉新权及中石油股份前总地质师王道富皆因涉嫌违纪而接受组织调查,难免会让人猜测:华邦嵩或与中石油多高管接受调查案有关。不过,对此惠生工程从未回应。  这一低调的福布斯富豪是如何发迹的,惠生工程又是怎样从央企控制的EPC炼化工程市场之中脱颖而出的?这些谜团都未解开。  华邦嵩印象:为人稳重低调  尽管华邦嵩已是惠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且其财富据称有十多亿美元,但是极少抛头露面的作风、几乎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的惯例,让他本人显得很神秘。  多位人士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也表示,华邦嵩平时并不喜爱热闹,公司的日常事务也不太参与。他更多的是在制定惠生集团的大战略,比如2007年时就是华邦嵩自己决定要进军煤化工,而当时煤化工还没有像现在发展得这么如火如荼。没想到,这几年惠生工程的炼化项目订单确实也少了,但煤化工的订单则多了起来,而这一战略的转型,可以清晰地看出华邦嵩是具有很强市场判断能力的人。  如今,惠生集团内的多个子公司例会,他会有选择地参加,但一些事务都放手下属去做,其不是事无巨细的人。如果有惠生集团的管理者向他征求“项目做不做”、“某个投资要不要去博一下”诸如这类的意见,华邦嵩也会提出自己的想法,但很少直接插手下属的工作。  2012年12月28日这天,也曾见过他本人。当时惠生工程在香港上市,身着深色西装、个头较高的他,一出现在香港交易所的门前,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眼球。他不时会和投资银行、律师及会计师事务所的伙伴合影。每每被在场的摄影师提示,请拍照者说“茄子”的时候,他会带头笑起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就在8月13日,香港一度传出消息,华邦嵩可能替别人代持惠生工程股份之时,华邦嵩也有点急了。在8月22日那天的一次投资者会议上,有人问起这件事时,华邦嵩说:“我经历过公司破产、被人质疑的阶段,也有诸多友人因公司倒闭而陆续离开,这样都挺过来了,现在如果还有其他什么困难,我相信自己也可能会挺得过去,我还是有这点信心的。”他在那次会议上坚决否认代持股份。  靠石油配件起家  华邦嵩现在所控制的惠生集团,位于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在北京、南京及香港、沙特等地有十多个业务分支机构,员工近3000人。尽管惠生集团的产业体系包括工程服务(惠生工程为核心)、海洋工程(惠生海工)、清洁能源(惠生南京公司)及投资发展(如能源投资和通讯技术)等四大主导体系,但是华邦嵩的发家,仍然是靠惠生工程的业务而起。  公开信息显示,他曾任职于江苏兴化市戴南金属丝厂销售部,后又成立了江苏新华的前身公司—江苏省兴化市石油化工设备配件厂(下称“兴化配件厂”),主要制造石化机械及相关配件,并供应石化原料。  据本报掌握的消息,华邦嵩是江苏兴化人,家里一共5个孩子,他是小的。高中毕业后他就参加工作了,当时在金属丝厂的销售部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与一些朋友联合搞了兴化配件厂。不过这家配件厂并不如预期的那么顺利,其制造的一个核心产品—炉管始终未在成分调制上达标,无法量产,该企业走到了绝境。公司破产了,周边也有不少人因担心华邦嵩找他们借钱还债而躲着他。那时,华邦嵩心情十分低落,不愿意见亲戚,每天如饥似渴地阅读大量书籍。1997年他与哥哥华邦山前往上海,成立了上海惠生化工工程公司(下称“上海惠生化工”),也就是惠生工程的前身。  此前积累了石油配件的一些经验,加上华邦嵩自己也熟悉石油业的部分人脉,因此在经过了上次失败的打击后,他重新规划了一下企业发展目标—从事化工工序中分离系统工程及建设解决方案等业务,将制造业和解决方案结合起来做。  但上海惠生化工公司在运作的前几年,生意也非常差,初拿到的只是几十万元的小订单,华邦嵩从兴化带来的一些钱也赔光了,其租下的办公室因付不出租金而被要求搬走。1999年时,也就是惠生化工成立了2年后,华邦嵩打算引入一些人才,其中包括来自清华大学的博士毕业生。他也希望将惠生化工的定位集中在承接提供乙烯裂解炉解决方案的工作上。有了好的人才,再加上以往的人脉,使得惠生化工还算是平稳地度过了21世纪初的那几年。  兰州项目大转折  从1997年到2005年期间,惠生化工[后来变为惠生工程(中国)有限公司]并没有特别大的订单。即便是一些乙烯裂解炉的新建工程,总订单额也只有几亿元。而改变华邦嵩及惠生工程命运的,则是2005年的中石油兰州石化大项目。  该项目实质上是为提升中石油兰州乙烯年产能45万吨而进行的,惠生工程获得了其部分项目的PC总承包商资格,其在当年4月与中石油订立设计建造五座全新裂解炉的合同,8月续约,包括采购裂解炉以外的相关设施(包括制冷、压缩、分离及进料设施)所需的原料,并建设这些设施。  2005年,蒋洁敏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兼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不过,目前并无证据表明蒋洁敏与这一项目的审批有关。  对有关人士采访了解到,这个项目初本来是发包给中石油下属企业的,但由于工期要求在20个月(一般情况下应该是24个月左右),且质量标准都不低,所以当时中石油的关联企业并没有接,华邦嵩则决定试一试。一位化工行业人士梁先生表示,惠生工程以往是做裂解炉的,但中石油兰州项目是乙烯装置的总承包,后者要比前者的工艺复杂得多,如果没有具有较高技术能力的工程师参与,估计很难做下来。  而本报也曾报道过,2005年惠生工程也引入了一位来自中石油的工程类人士,这可能也是惠生工程得以顺利交付该EPC项目的重要因素之一。前述梁先生也透露,惠生工程里,不少核心高管既懂技术又了解EPC工程,这对其承接2005年之后的大量订单也带来很大帮助。“惠生的业务发展逻辑是,接下一些订单,通过一拨很强的工程技术人员,再对这类项目进行设计、采购并监理,并做业务分包。”  中石油兰州项目的这一役,为惠生工程拿到随后的多个中石油炼化项目打下了极为坚实的基础。其客户遍及中石油大连、独山子、四川等地。  当然,前述梁先生也说,现在还不知道华邦嵩本人与中石油多名高管被调查案之间到底有什么直接联系。不过,不少石油系统内的项目承包商、供应商,要走通中石油这条路并终拿到订单,肯定也“不容易”。  (:朱逸)  作者:王佑

更多精彩:宿松房产

中卫治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宿迁妇科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银川的医院治尖锐湿疣
广州中研白癜风医院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